不正常

/ 0评 / 0

我们按照计划,8月10号到达了义乌。然后市内疫情开始变得严重,所以封城了。被迫的在临时出租屋内待了10天。之后的一个星期一,我和虎妞开始了计划之中的工作。

上月底,也按照计划孩子也落实了相应的学校,月初开始读书了。

什么事情似乎都是按照我们的计划在一步一步的落实。可是感觉总有那么一些不对劲。上月自从我和虎妞针对各自的行事作风意见不一后,我让步了,然后一切都慢了下来。

来到一个城市快两个月了,居然家还没有居所,我们变成了游牧名族。

关于孩子读书接送的问题,虎妞也按照自己的想法实现了起早贪黑辛苦接送将近半个月。

当然最重要的一件事,劳有所得。我们每天都在吃着老底,甚至已经快到了馋食子女及父母的地步了。根基似乎已经快要演变得不稳定了,只求劳有所得,来安定这恍惚紧绷的神经。

由于是游牧,我们从蓉城寄来的家当还无处安放,只能随着包装袋到处漂泊。

身体也有将近3个月没有管理了。展现在身上的赘肉让我自己都开始讨厌自己了。小城大志向,希望我和虎妞能越过重重困难,走出炼狱看到阳光。这样家当就有他们的位置,我和虎妞也会有安顿之地。重拾身体的健康管理,让自信树立在能够看得见的地方。根基变得扎实,内心也开始安定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