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外伤害

  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渐渐的过去了,我工作已经有半个月。每天的轨迹都是那么的规律,恢复锻炼也有一周多的时间了,生活似乎过得都很平静且按照既定的目标前行着。
2020031604  成都今天是个阴天,出门的车窗玻璃上已经感受到了蒙蒙的雨点。照旧7点起床,8点上班。换上父亲亲自为我刷洗的工装,能感受到面料里散发出来的清新香味,退掉油渍变得洁白。左上臂口袋插上记号笔、签字笔;右下裤包里放好了充满电的手电筒,撇上工牌,以良好的状态迎接一天的工作。
2020031601  在我的心里,这种打鸡血的状态其实更多是为了掩饰维修站不好的生意现状,工作要继续下去,心态必须要好。来到工位,习惯性的伸头看了看服务接待区,其实还是和往常的周一和周五一样,空空荡荡。车间的工位上除了事故车,也是空闲无利用。
2020031602  服务顾问定损一辆全新君威换下来的配件时,找到了我。横向稳定杆旧件肉眼不能明显的看见受损,其实由于事故受到左侧强烈冲击力内应力已经分布不均。为了达到服务顾问的要求,我临时想了办法去增加它的变形量。由于横向稳定杆在受力的过程中超过了稳定值径直弹向了我的小腿。
瞬间,被稳定杆弹到的裤子破口,秋裤也破口,有少许血迹沾出。我感觉情况紧急,勉上裤腿,小腿正面一个窟窿,白红相间,伤口有点深。同事拿来医用纱布自己简单包扎,技术主管开着VELITE6把我送到了五医院。
2020031603  不知道那儿来的心里淡定,工伤事故的处理过程中一切都很从容。不能工作,休息一段时间是肯定的了。身体破口了,无论肉体上的再疼痛,已不知不觉的没有了眼泪,因为生活把自己磨砺得不知身体的痛苦了。
2020031606  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自己发生那么大的安全事故。踏入汽车售后行业有将近4年了。转行之前,父母一直反对我从国企辞职,经过一年的努力,我好说歹说才让他们勉强的接受了。辞职后,我选择汽车维修这一行。因为脏、累,他们对此的热情也不是很高。我想尽量证明给他们看我的选择是对的,但是因为这个工作受伤了,也没有因为干这行而收入自由。他们看见我这样,心里一定会五味杂陈。所以我很不想让他们知道。
2020031605  通过外科医生娴熟的技术,我小腿上绽开的肉口已经被他们消毒、清创、缝合了。人生第一次看见自己肉里的骨头,也第一次通过线来缝补身体的裂口。 感慨万千,我的路在何方?我是否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狂奔呢?
  父母给了我躯体和灵魂,快40年了,我怀疑这躯体和灵魂的存在性。冥冥中,我能做好什么呢?生活工作中,有太多的不尽人意,又或许这些不尽人意在其他的人身上,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。越发迷茫的心更加的迷茫。感谢陪伴我日夜的父母和妻儿!

金口玉言
:wink: :-| :-x :twisted: :) 8-O :( :roll: :-P :oops: :-o :mrgreen: :lol: :idea: :-D :evil: :cry: 8) :arrow: :-? :?: :!:
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