噩梦开始

  半夜十一点的钟声已经敲响,阿维在电脑屏幕前查阅着维修资料。是该睡觉的时间了,因为明天等待着它的是一辆帕萨特的大项目维修作业。
2019121503  第二天大雾,能见度不足十米。他和往常一样,越周末越繁忙。例行早会过后,早上九点准时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剪式举升机托举起了13款1.8T帕萨特领驭。更换油底壳、四轮刹车深度保养、更换变速箱油…合计起来有八、九个作业项目。如果动作快点,估计这就是他一天的工作量了。
  但是,他今天难道就维修这一辆车吗?今天,可是周末啊,按照惯例,进厂量一定很多。果不其然,今天进厂接近三十台。售后一个机电班组,组长和组员一共三个人。阿维如果去专攻帕萨特,那么另外两个组员是不可能消化这么多车辆的维修保养作业。车间还有技术主管,四个人的配合与协调,各自为阵又相互协作。这让得阿维有了充足的时间去消化帕萨特。
2019121502  更换油底壳是个大动作,他拆掉了保险杠、松掉了前桥。边拆卸边研究,毕竟一直都修理美系车,很少接触欧洲车,所以作业花掉的时间是本品牌车的两倍之多。
  阿维看着旁边同事及车来车往,同时自己也一刻未闲。有事情填充的时间里,总是过得飞快。看看时间,已经是傍晚六点钟了,油底壳换完、半轴换完、涡轮增压管路也换完…90%的作业项目已经完工了。不枉费一天的辛苦劳作,收拾完卫生,换上便衣。他驾驶着小车行驶在擦黑的熟悉公路上,途径双子国际,奔向家中温暖的晚餐中!
2019121501  不枉费一天的辛苦劳作,真的是不枉费吗?也就是这辆帕萨特的维修作业,让阿维深陷复杂的沉思中。这辆车出现的致命问题,将给他带来深深的打击!

Tags:
文 / 阿维
金口玉言
:wink: :-| :-x :twisted: :) 8-O :( :roll: :-P :oops: :-o :mrgreen: :lol: :idea: :-D :evil: :cry: 8) :arrow: :-? :?: :!:
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