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是那么多

2015111001  “咖啡真苦,蜜糖好甜。我从来不拒绝,所有滋味。所有一切,总有残缺,我还是觉得完美。”一段优美的曲子由耳机里传进大脑。朴素,多么完美的一个原创歌手,在众星中昙花一现,是那么的短暂,是如流星般划过人海。已经在火车上站了4个小时,背靠厕所,面朝洗手间。在这狭小的几平米空间中,容纳着8个成人、3个小孩,洗手台上堆满的行礼已经没过玻璃镜的上沿。
  失去的10分钟,致使火车票改签,即使金子撒得遍地都是,也不可能使火车倒着开回来。彝族年快到了,排队候车时就已经感受到了今晚将是一场恶战。
  无坐,所以是应该坐在过道上。人挤人的过道,没有多余的空间给屁股腾出地盘。围绕小桌而设置的5坐无一空席。就连座位下的空间,2015111002理应成了简单的卧铺位,塞满人,只看到成对的脚丫相对而视。除了人,就是货的地盘,货架上、小桌下、衣帽挂钩处各色各样的大大小小行包。身后的门,一个小时开合6至7次,由此我需要前后挪动身体近15次。幸好头顶上有一空调出风口,不然早已被门内随风带出的香味所征服。睡眠定胜三急,3小时的稳定睡眠让人感觉是如此幸福。邻舍偶尔规律的谈话声及他身旁大姐的笑声渐行渐远!
  11号晨,抵昌。如果顺利,一天足以。下次再榻即成游客。6天里的蓉城,由接客人变为被接人、错过了张昕宇与梁红,这一切也许都源于蝴蝶效应。还是那句话,“兄弟,你完全可以不必这样的!”。

2015111003 2015111004

金口玉言
:wink: :-| :-x :twisted: :) 8-O :( :roll: :-P :oops: :-o :mrgreen: :lol: :idea: :-D :evil: :cry: 8) :arrow: :-? :?: :!:
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