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家

  自从2011年踏入西昌的土地以来,2013022201阿维已经在这儿呆了近半年。当然首要的是工作,其实也没有其次的了。有了一份好的工作就会有好的收入,然后家庭自然而然也会过得更好,生活情理之中也会上升几个档次。
  阿维之前在花城,入职于西南地区最大的国有大型钢铁企业。学电气专业的他,响应了国家的安排,被定在了轧钢专业口。刚开始时,他极度不适应,感觉有所不安。因而找了各个门道,想要学有所用。然而社会的大家庭并不是那么的太关注细节,阿维的信念渐渐的被时间所磨灭。甚至后来,为了找到支撑起被时间所磨灭信念的理由,阿维开始自我安慰了。轧钢也不错嘛,没有机械师们的满手油污、没有电气师们的触电高风险,有的也就只是长时间枯燥的重复动作而已罢了。他这一干就是10年有余,在一份工作上能够始终如一让他坚持下来的理念,也就只有他自己的家庭和关心他的父母了。
  企业如果只是单调的复制而没有创新就失去了存活的可能,攀钢在全国经济向前的洪潮中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节点处,要不创新、要不死掉。攀钢公司下属子公司西昌钢钒应运而生。阿维在这改革的洪潮中一涌冲在了浪潮的最前端。征得家人的赞同,阿维于2010年报名,期间断断续续出差,2012年就已经全身心的附在了西昌钢钒的事业中。他离开了妻子、儿子、父亲、母亲。艰辛的两地分居生活从此开始。
2013022203  阿维在单位由最初的班长提升为倒长,居住环境也由最初的三人间到此时的两人间。单位安排的经久公寓里住了大概2~3个月的时间之后,他便在旁边的乡村里开始了租房生涯。他害怕打扰别人休息,同时也害怕别人打扰他的作息,所以这事就成了。房东姓韩,非常大方开朗的中年妇女,有着农村人应有的朴质。他们在务农之余,她的男人在工地上打工,做涂墙刷漆类的工作,然而她在钢厂做着保洁的工作,他们有一儿一女。白天各自做工、学习,晚上一家人围着他们的小院其乐融融。院子呈四方形,正前方是他们的主堂屋,堂屋两侧是卧式,还有楼上一层。靠主楼左侧是厨房,大大的厨房里有两口灶及饭厅。靠近厨房边时一个大猪圈,茅房也在其中。主楼右侧是用彩钢瓦搭建而起的停车棚,停车棚旁边就是进屋大门。主楼正对的两间平房就是阿维所租住的房间。
  西昌的太阳很充足,什么床单啊、衣服啊,平房的楼上晾上半天即干,晚上盖被时都还会弥留白天阳光的味道。生活在这个小院里,晚上会偶尔听到狗叫声,早上会听到鸡的啼鸣和鸟儿的欢叫,当然上茅房时也会听到猪的拱食声。上班的压力很大,然而回到农家小舍,就犹如世外桃源了。这半年的美好光阴,就这么晃晃而过了。
2013022204  阿维报了西昌学院的成人本科,由于学习需要,他搬离了这个让他留恋的地方。二月,人生中的第一次搬家。从经久乡搬至长安街,又驻扎在了钢筋混泥土的城市中。
  网吧的角落里,阿维的双手在键盘上不停的敲打着文字,续费一年VIP空间,同时也在写着他的心情故事。

金口玉言
:wink: :-| :-x :twisted: :) 8-O :( :roll: :-P :oops: :-o :mrgreen: :lol: :idea: :-D :evil: :cry: 8) :arrow: :-? :?: :!:

loading